智的防彈高中生活-1

  這間學校沒一個正常的學生!

  閔智忍不住咒罵,除了傻笑好像什麼都不會的班長、無法溝通的四眼田雞模範生、又是脫外套又是脫鞋的外冷內熱男、把牆壁採倒掉漆的高個子傻逼、表演頭聲卻像慘叫雞的狗屁校園偶像,還有……

  還有那個愛哭鬼文青,好像叫鄭號錫來著。

  「丫頭。」一本筆記本扔到閔智的桌上,「等下要考試的筆記,要不要看隨便妳。」

  「不要。」把筆記本扔到地上,閔智猛地拉住對方的領帶:「呀,你叫田國對吧~」薄薄的唇勾起邪笑,有種若有似無的惡趣味,「你什麼時候要把你的襯衫脫下來借我啊?」

  看著那隻一副高冷模樣的兔子露出極度慌張的神情,閔智這才滿意地收回手。

  要和姊比你還差的遠呢。

  「智同學,讓、讓我來教你等等要考的東西吧。」戰戰兢兢地說,金泰亨推了推掛在鼻梁上的眼鏡,手中抱著兩本參考書。

  「哇~我也要聽~」金南俊一把扔了椅子,直接將書桌扛到閔智旁邊坐下,也不管金泰亨還在說話,就朝著閔智發送了小愛心。

  小愛心剛發送就被走來的金碩珍給一口吃掉了,號稱校園偶像的他一腳踩住了閔的椅子,一手勾起女孩柔順的頭髮:「嘖嘖嘖,這麼漂亮的人,下課就應該和帥氣的碩珍歐爸一起去喝杯咖啡的。」

  「碩珍歐爸?」挑眉,智一個轉手就從書包掏出了一把銀光閃閃的槍,抵著對方胸前亮亮的名牌,「金、碩、珍。」她緩緩地念,拿著槍的那隻手隨著一個字一個字用力。

  「找死嗎?親故?」

  大概是被這樣子突然爆發的氣勢嚇到了,金氏三人嚇得手牽手跑走了。

  閔智覺得耳根子終於清靜了一些,但下堂的文科考試她倒是真的沒準備,要是考糟了也不太好。

  簡單的綁了個馬尾,她拿出課本:「呀朴智旻,等等要考哪裡?

  「啊對智妳應該沒抄到那堂的筆記,要不我的借妳吧~」朴智旻露出笑容,彎下身找抽屜的課本。

  「順便借我一支筆。」喝了口剛剛田國給的咖啡,閔智發現自己忘記帶鉛筆盒。

  「啊啊啊我沒帶課本啊!」天使笑容變成哭喪的臉,朴智旻抱歉的說。

  「哦那算了──」

  「我的借妳吧。」一本課本還有鉛筆盒遞到閔智面前,是剛剛才唸詩念到痛哭流涕的鄭號錫。

  「謝了。」接過東西,她看著鄭號錫拖了一張椅子在身邊坐下,突然想到自己剛剛潑了他幾乎半罐的礦泉水,閔有點抱歉,說不定他連內褲都濕了呢……

  「剛剛、剛剛抱歉,害你的衣服都濕透了,而且又這麼冷,才零下二度,還是我去扒了田國的衣服給你換上如何?」閔朝田國露出狩獵的目光。

    「哈哈哈我沒關係的!來吧智我趕快幫你複習一下重點。」溫柔的笑笑,鄭號錫翻開課本,一個重點一個重點的為閔解釋,不時停下來深怕說得太快讓她跟不上。

  認真抄著筆記,閔智指著課文:「可是這樣又是什麼意思?」

  整個傾向閔智,鄭號錫專注的看著文章:「這是在說那個書生不管如何都要守在橋墩下等她心儀女子的故事。」原本是指指重點句子,卻一不小心碰到閔纖細的手指,他嚇得立馬收回。

  「你的手怎麼這麼冷?」閔智抓住那隻收到一半的手,「沒事吧?」

  「沒、沒事啦。」心跳漏了一大拍,鄭號錫幾乎不敢直視那雙盯著他的眼睛。

  智,真的、真的好漂亮啊。

  「你冷就說啊,這樣子要是感冒了怎麼辦──呀你幹嘛哭啊!」閔玧智看著眼前的少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。

  「嗚嗚嗚智你真的是人美、心更美嗚嗚嗚──

  「謀呀?!」

  這所學校真的沒有一個正常的學生,閔玧智感覺太陽穴隱隱抽痛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防彈的西裝褲 的頭像
防彈的西裝褲

想成為防彈的西裝褲

防彈的西裝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