防彈小段子──關於冬日(弟弟賴-1)

金泰亨-我很想妳。

「其實你不用這樣的。」坐在前座,暖氣撲面而來,讓人足以緩一緩這大冬天的冰冷寒意。我邊脫下黑色毛料的長大衣,邊看了眼坐在駕駛座的男人。

金泰亨今天穿了高領米白色的毛衣,路燈的光透過車窗照在他立體的側臉上,「也就是剛好忙完,順路而已。」他笑了笑,想故作輕鬆卻有意無意的瞟了我一眼。

我的眼神直視著前方,此刻壓抑的氛圍充斥在車內,我和金泰亨的關係如何,已是我多年的心結,和朋友圈內避而不談的話題了。

和金泰亨分手後,彼此再也沒有聯絡,共同好友怕我傷心,也一直小心翼翼的刻意避開關於他的話題。時間終究是一劑良藥,曾經崩壞的世界至今也堅強如初,我以為金泰亨已經徹底離開了我的生活,上天卻讓他在今晚的一場公司聚會裡狠狠的再次撞進我穩固的世界。

仔細想想終究是因為貪戀酒精惹的禍,在聚會上被灌了數杯,搖搖晃晃地要叫車回家時,我卻和剛好同樣在此吃飯的金泰亨碰個正著,只見他撥開男同事的扶著我的手,皺著眉盯著我好一會,隨後以叫車危險的理由把我拉上了他的轎車,說是要送我回家。

偷偷看了眼開車的金泰亨,他瘦了不少,清晰的下巴線條,專注的眼神依然是那麼的令人熟悉,我的眼眶突然再也忍不住淚水。

或許是酒精作祟,多年傷疤因為他那熟悉不過的嗓音再次鮮血淋漓,我在前座哭得不能自己,當初因為爭執而分手,鬧得多不愉快,兩個人都是愛面子的人,誰也不願道歉示弱,年輕氣盛的愛情更顯脆弱,如此逞強卻真的使我們分道揚鑣,我幻想過數種和他再次相遇的場面,但怎樣也沒想到會忍不住在金泰亨面前爆發出心底那們真正的脆弱。

那晚我哭的眼睛發疼,記憶斷片在他把我背上樓時,我趴在他穩重的背上,雙手勾著他的頸子,彷彿當初我們還在一起的模樣。

後來酒醒之後我發現我躺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,桌上擺著一瓶水,一邊的手機跳出陌生的訊息,點開後才發現寄件人是金泰亨。

『幫妳買的醒酒湯放在鍋子裡,好好休息。』

    昨晚喝醉哭泣的樣子猛地闖進腦海,我對於失態的自己懊惱不堪。

「謝謝,以後,不用再聯絡了。」

金泰亨是我那條過不去的坎,繼續聯絡也只是徒增傷感,我們各有各的前程和奔往,也各有各的柴米油鹽,所以往後的日子,也就不要再見面了。

按下傳送後,我正要把手機扔到了一邊,卻又收到了一則訊息。

『可是我很想妳。』

樓下突然傳來汽車的喇叭聲,我打開窗探出頭,看見熟悉的那男人打開車門下了車,抬頭衝著我笑了笑,是金泰亨。

也許我們都該給長大後的彼此再一次相愛的機會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防彈的西裝褲 的頭像
防彈的西裝褲

想成為防彈的西裝褲

防彈的西裝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