防彈小段子──醉酒(哥哥賴)

«碩珍»

  「金碩珍嚶嚶嚶嚶嚶嚶嚶!」妳在公園的樓梯上哭的淅瀝嘩啦,被妳連名帶姓喚著的男人蹲在一旁不知所措。

  妳身上還披著他的暖色系大衣,寬大的型號幾乎把妳安穩地包裹住。金碩珍一手牽著妳,一手用袖子幫妳擦眼淚。

  金碩珍難得早上和妳吵了一架,大概是生活都太緊繃了,無關緊要的小事變成導火線,成了你們之間衝突的原因。其實這只是鬥嘴,還稱不上吵架,但妳賭氣的一甩門就出去工作,直到大半夜的都還沒回家。

  金碩珍都準備好一桌好菜要跟妳賠罪,等了好久沒見妳回來,手機打了一次又一次,終於有人接了,是夜店工作的朋友,佛心來著的跟他說妳自己在吧檯喝的爛醉,快點接回去以免出事。

  他去接妳的一路上根本無暇管交通號誌,只是拚命的踩著油門。

  真是要急死人。

  剛到夜店門口就發現妳蹲著旁邊的公園,一抽一抽地在那邊抹眼淚,這麼冷的半夜放妳一個人在外面哭真是讓金碩珍愧疚的要命。

  「對不起。」蹲在妳身邊讓彼此視線平齊,金碩珍把外套披在妳身上。

  妳用哭的紅通通的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。「我也對不起。」妳道歉,畢竟這場爭執雙方都有錯,「讓你擔心了,對不起。」謝謝你出來找我。這句話妳哽咽的說不出口。

  「不哭不哭了,走吧回去了,唉一菇這個眼睛腫的像什麼一樣,晚上我幫妳熱敷眼睛。」看到妳掉眼淚就心裡就難過,金碩珍扶著妳站起來。

  一桌好菜明天吃好了,今天回去應該先來熱碗醒酒湯。

 

 

«玧其»

  「I don’t give a shit! I don’t give a fuck!」閔玧其打開門就看到妳邊唱歌邊用高跟鞋敲著他工作室電鈴的模樣。「玧其,這門鈴是不是壞了,家裡的電鈴聲不是這樣的啊。」實在太奇怪了對吧,妳歪著頭看著眼前嘴角僵硬的男人。

  「醉了?」藉由臉上過分的通紅、控制不住的音量和判斷力下降,閔玧其判斷妳是喝酒了。

  「我沒醉!」妳把高跟鞋丟在地上,「我可以走直線給你看。」

  我直線可走的很好呢。妳愈發興奮。

  「得了得了。」閔玧其在妳撞上牆壁之前,眼明手快地抓住妳的手腕,也不管妳大聲嚷嚷,他把人拉進工作室。

  「睡覺。」拿了椅背上外套,他想也沒想就往妳頭上蓋。

  「閔玧其!你這是謀殺!」妳用紅通通的臉看著他,自以為殺氣騰騰。

  「喝醉就是要睡覺。」

  「我沒有喝醉!沒有!」

  拿給妳放了個抱枕當枕頭,閔玧其絲毫沒有怕妳半分。發酒瘋氣賭賭的樣子倒是挺可愛的。他揉了一下妳的頭。

  被服侍著舒舒服服的妳倒也稍微安分下來,在閔玧其把製作到一半的取簡單收尾後,回過頭見妳已經睡的歪在一邊。

  經過方才那樣的鬧騰,妳襯衫的領子開了個扣子,短短的窄裙也了一角,高跟鞋掉在一邊,閔玧其想起妳剛剛用雙鞋按電鈴的樣子想笑,那還是他送妳的生日禮物呢。

  喝睡成這樣要是诶給別人看到怎麼辦。嘀咕著從櫃子找出一條厚毛毯(他是個會工作室過夜的工作狂),正準備給妳蓋好,只見妳翻過身,在夢中迷迷糊糊地朝閔玧其一笑,他差點又要往妳臉上蓋去。

  「連睡覺都笑得那麼開心,是夢的了什麼?」他幫妳把高跟鞋擺好。

  「閔玧其……」妳大概只有喝醉的時候才敢連名帶姓的叫他。

  「嗯我在。」

  「最喜歡你了啾啾。」

  正在開暖氣的閔石頭被這酒醉的撒嬌弄得笑了起來。

 

 

«號錫»

  妳和鄭號錫僵持不下。

  在朋友聚餐上喝得醉醺醺的,妳從計程車下車之後,沒來由的突然巴著管理員伯伯說是要霸占管理室,說著就賴在管理是不走了。管理員拿妳沒辦法只好打電話給鄭號錫,要他來帶酒氣沖天的妳上樓休息。

  「我不要爬樓梯。」透過管理室的麥克風妳說的很委屈。樓梯晃來晃去的我根本走不了。

    「行行行那我們坐電梯。」指指不遠處的電梯,鄭號錫點頭如搗蒜,管理員伯伯都幫我們把電梯樓層按好了,我們上去吧。

    鄭號錫最怕妳喝醉,因為喝醉的妳總是不按牌理出牌。

「我累了。」妳趴在桌上,剛剛多喝了幾杯混酒,現在腦子覺得不太清楚。

    「我背妳上去吧。」把管理室還給伯伯吧,他很困擾啊。鄭號錫露出討好的笑容。看著經過幾番勸說的妳終於打開門。

    鄭號錫彎下身等著妳爬到他背上。

    「來追我啊~」剛搭上一隻手的妳突然打了一下鄭號錫,咯咯笑得轉身就跑。

    平常妳和鄭號錫也時常這樣子玩鬧,通常彼此也都是意思意思跑個三兩步就一起大笑,但今天酒精作祟,妳朝他笑了一下之後,竟然手刀飛奔起來。

    「到底是誰讓妳喝酒的!」哪個不要命的東西給妳喝混酒的,他讓我很困擾啊,鄭號錫很無奈地跟在妳身邊跑。儘管妳再怎麼跑終究還是跑不過他,三兩下就被他穩穩抓在懷裡,「下次真的不讓妳喝酒了。」他把妳背了起來。

    「鄭號錫。」妳勾著他的頸子就親了下去,「我今天要一直這樣。」說著便把腳盤了上去。「我不會下來的哼哼」

    鄭號錫覺得今晚將會是個疲憊的夜晚。

 

 

«南俊»

  喝醉酒的妳很失控,扯著嗓門搖搖晃晃的邊走邊唱著歌。金南俊跟在後頭好言相勸的要妳小聲點。

  「這位先生。妳指著他的鼻子。雖然你長的挺好看的,但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,不接受搭訕。」妳拿出手機在他面前搖搖,我不會給你電話的哼。

  金南俊看著還在碎碎念的妳,又好氣又好笑。

  「噢那妳男朋友是怎麼樣的人啊?」他順著妳的話說著,倒要看看酒後吐真言會說出什麼樣的話。

  「脆骨。」妳的鼻子都要自豪的翹到天上去了,「他是最最最最棒的藝術家,」妳笑了起來,帶著孩子般的傻氣。他是金南俊,金、南、俊!妳喊著這個就算腦袋有點昏還是印象深刻的名字。這個世界上怎麼可以有這樣子好聽的姓名。

  「怎麼樣這是我的男親,厲害吧。」妳笑的都要瞇起眼睛,意識昏昏沉沉的,酒精作祟讓妳特別犯困,想也沒想妳便當公園是妳家,人行道是溫床,隨意往後就是一倒。

  金南俊眼明手快的接個滿懷,指節分明的手托著妳的身體抱了起來。

  「金南俊...?」妳迷濛的望著這個有著酒窩笑容的男人。

  長的真像金南俊,妳伸手想碰碰他。

  「安心睡吧,」他的聲音很溫和。

  「我帶妳回家。」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防彈的西裝褲 的頭像
防彈的西裝褲

想成為防彈的西裝褲

防彈的西裝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芝麻
  • 閔咻咻那段好可愛( *ˊ∀ˋ*)我也最喜歡你了啾啾((被拖走
  • 哈哈哈哈就讓閔咻咻好好的疼疼你吧🙈🙈

    防彈的西裝褲 於 2018/03/10 22:09 回覆

  • 最愛俊尼
  • 俊尼根本暖到爆炸啊啊 (ノ>ω<)ノ
  • 俊尼是世界上最溫暖的大熊熊❤❤
    Worldwide teddy bear

    防彈的西裝褲 於 2018/03/10 22:10 回覆

  • 櫻
  • 糖糖那段我覺得我的心掉到快停了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