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機失竊 南糖

   「閔玧其先生,那麻煩你留下其他能聯絡到你的資料,在有人拾獲你的手機時,我們也好第一時間通知你。」員警遞給眼前的男子表格,只見後者略顯慌張的頓了頓,頂著白的發亮的頭髮發愣。

    閔玧其瞪這那格聯絡人發呆,自己手機掉了已經夠手足無措了,他一向沒有背別人號碼的習慣,一時間要他寫出個號碼,竟只想得起那支電話。

    「會接的吧......」他拿起水性藍筆,喃喃自語的寫下。

#

    啪的一聲打開宿舍房間的燈,金南俊看著眼前依然空蕩蕩的床位,懊惱地抓抓頭。從他們鬧彆扭之後,閔玧其已經三天沒回來睡了。金碩珍問了好幾次,金南俊卻始終沒有說出和閔玧其鬧彆扭的原因。

    說出來又能怎麼樣。

   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回事,錄製V app Run BTS 時,看到金泰亨和閔玧其又分到同一組,兩人開開心心的玩了各種遊戲,閔玧其甚至還抓著對方的手大喊:「我們是靈魂伴侶!」十指緊扣的模樣刺得金南俊腦子發昏。

    靈魂伴侶嗎?金南俊那時的心情沉了下來,嘴角掛著僵硬的笑。那我們的soulmate怎麼辦呢,哥。

    在哥心中的我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?

    或許是對自己的心態感到幼稚又氣惱,他在錄製結束後就自行對閔玧其鬧了小彆扭。身為敏感的對方似乎也察覺到異樣,兩人之間就這麼少了點對話。金南俊原本想著隔天自己心情冷靜、思緒整理清晰後,就能和閔玧其恢復和平常一樣的互動,但似乎沒那麼容易。

  閔玧其把自己關在工作室作曲的這三天,金南俊每天站在對方層層上鎖的門前,舉著手發楞,終究還是沒按下電鈴,問他哥吃飽了嗎、不回宿舍嗎這些無關緊要的關心的話。原本的小彆扭卻隨著時間變成了莫名的尷尬。

    該道歉嗎?可是我們沒有吵架。

  金南俊心煩意亂,今天去公司錄音時心不在焉,一頭狠狠的撞上錄音室的門,額角被嗑出一條口子,現在還隱隱作痛。明明是這麼熟悉的地方卻還是那麼不小心。金南俊罵自己的粗魯,抬手摸摸自己瀏海下的傷口,暗自希望不要留傷疤。

  他突然想起閔玧其因為絆到門檻跌傷而留下的細小的疤,在那樣雪白的耳根留下的傷痕。每每金南俊看到那傷疤便會想起當時觸目驚心的綻血傷口,還有自己心慌意亂的抓起閔玧其就要往醫院衝的模樣。

  對方當時手腕的溫度似乎還留在自己的掌心,金南俊看著摺疊整齊的床鋪,突然滿腦子都閔玧其、滿滿的全部都是他所有的樣子。

    「南俊啊。」身後傳來金碩珍的聲音,回頭只見他遞過手機,「你的手機在客廳響了一陣子了,我看是陌生人號碼就沒幫你接了。」

    「謝謝哥。」乖巧的道謝,他看這螢幕亮著的未知號碼,猶豫了一下才按下接通。

    「你好,請問是閔玧其先生嗎?這裡是派出所。」

    「誒?」訝異的提高音調,金南俊被這突如其來稱呼嚇了一跳,「我是他朋友,怎麼了嗎?」他問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 「閔先生失竊的手機有找到疑似的同款,請幫我告知他並來派出所確認。」員警簡單地解釋事情的原委,確認對方了解之後便切斷了電話。

    金碩珍倚在門邊,看金南俊結束電話後像個傻大個呆愣愣的望著他。

    「怎麼了?」

    金南俊的腦袋這才開始重新轉動,他像是想到什麼一樣按著手機螢幕,「我要找玧其哥。」

  他翻找著自己的通訊錄,一面嘀咕著這哥怎麼那麼不小心,卻又忍不住想要微笑起來。閔玧其留的是他的電話,是他金南俊的號碼。

  玧其哥還在工作室嗎?金南俊按下鄭號錫的通話鍵,對方替他去工作室瞧了瞧之後重新拿起聽筒,略帶疑惑地說玧其哥今天好像很早就離開了,真不像平常工作狂的樣子。

  好吧那我出去找找。簡單的和鄭號錫解釋原委,金南俊把手機放進口袋。平常除非急事或是練習,閔玧其幾乎都是rapper line裡面最晚離開工作室的人。金南俊穿上外出的厚重羽絨衣,轉身拿了閔玧其擱在椅背上的大衣,現在外面還在下雪,冷得很,金南俊就是擔心閔玧其穿不夠保暖。

  哥一直都是這樣的,不懂得照顧自己,總是讓人擔心。

 

 

  閔玧其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桌子,離開工作室離開的急,他竟然忘了拿手套和帽子,指尖現在敲在公園冰冷的石桌上根本凍的要喪失知覺。

  「該死。」他突然有點惱金南俊,自己那麼匆忙的從工作室出來,還不是因為金南俊在群組上說他買了熱食要大家快回宿舍一起吃。平常閔玧其是不會因為這樣就回去的,工作第一是他的原則,但那個死小子沒來由地跟他鬧尷尬,而自己身為哥又不好問到底你他媽是在彆扭什麼,只好抱著回宿舍吃頓飯大概就沒事了的心態,誰知道出門沒多久他就發現手機掉了,繞回工作室找也查無所獲,還順道把手套跟帽子給忘在桌上。

  閔玧其你沒事在急什麼。他罵了自己一頓,從警局報失後拖著沉沉的腳步到公園坐著。回家吃飯的心情沒了,乾脆坐在公園被凍著也好讓腦袋清醒一點,他閔玧其就是喜歡下猛藥發狠,要罵要毀就是一次把全部打碎,打碎之後才能更快的重新組裝起來、才能進步的快,對旁人如此,對自己也亦是如此。

  閔玧其想起剛剛腦袋中唯一想起的那支號碼,金南俊接到電話不知道會怎麼樣,大概會嚇死吧,嚇死最好,鬧彆扭的死屁孩就是欠罵欠嚇。

  吸吸鼻子,這裡真的冷得要死,閔玧其覺得自己的手指大概要給凍壞了,還是回家吧,要是回家對方還繼續鬧彆扭就把房門踢開罵他個兩三句好了。

  打定主意,閔玧其理理衣領準備站起身時,後頭的傳來砰的一聲巨響,給他嚇得頓了一下。

  「玧其哥!」也不管垃圾桶被撞倒,散著滿地花花綠綠的垃圾,金南俊邁著腳就是跑到閔玧其面前,途中還不小心自己給絆了一下。

  「玧其哥。」金南俊衝著他笑,氣喘吁吁地吐著白煙,「我找到你了。」拿著閔玧其的大衣,金南俊替對方穿好、帽子戴好。我就是擔心哥會冷。他說。

  我不冷。閔玧其撇撇嘴,看著眼前的傻大個幫忙穿上溫暖的外套。

  「哥說不冷就不冷。」捏捏閔玧其冰的要命的手心,金南俊把那雙手捧在自己放有暖暖包的掌心,陣陣寒意從那雙手蔓延到自己的手,金南俊慶幸自己多帶了好幾個暖暖包。

  他不知道閔玧其在這個天寒地凍的外頭待了多久,只知道自己跑了好多地方只為了找到他,金南俊覺得沒有手機的閔玧其真可怕,像是雪花一樣,他害怕一不小心就錯過。

  可是還好,還好我找到哥了。

  「你找我做什麼?」閔玧其明知故問。

  「警局打電話給我。」金南俊認真地幫對方暖手,模樣虔誠,「說哥的手機找到同款。」他抬頭又是衝著閔玧其笑,幸好哥留的是我的電話。

  淡淡的嗯了一聲,閔玧其垂著眼,南俊啊。他聽見自己這麼說。

  「南俊啊,這幾天你跟哥鬧什麼彆扭?」

  金南俊得動作驀然停下,他低頭看著垂著眼的閔玧其,對方戴著帽子之後顯得更嬌小一點,疑問的語調竟然帶著點委屈。

  「哥,抱歉。」抱歉讓你困擾了,他微微低著頭,好讓兩人視線平齊。

  「我沒有你想的那麼大器。」所以我只想要哥是我一個人的soulmate

  「我沒有那麼成熟。」所以我鬧了孩子氣的彆扭。

  「我……」金南俊頓了頓,直視閔玧其的眼睛真不是件容易的事,他覺得自己的心跳太快了,讓他有些喘不過氣。「我這幾天一直覺得很抱歉。」

  「站在哥的工作室外面,想問哥吃飯了嗎、喝咖啡嗎、有記得休息嗎、要一起回家嗎。」他把閔玧其的手攅的緊了些。「我覺得我大概這輩子都離不開哥了。」他說得無比認真,「想一直一直待在哥身邊,一起朝著夢想前進著,好的壞的事情都一起承擔,快樂的傷心地都一起經歷,想一起成為更好的人。」

  「是喜歡吧。」金南俊對著閔玧其笑,兩個九窩讓這個笑容顯得更真摯,「我這是喜歡哥對吧。」

  閔玧其撇開視線,語調維持的冷靜顯得有點刻意,「大概吧。」他突然覺得這個大冬天怎麼有點熱。

  大概是心臟跳太快了。

  「哥。」金南俊盯著對方不停紅起來的耳尖,上面細細的傷疤是淡淡的粉紅色,「我今天腦袋一直想要怎麼跟哥道歉,結果撞到了錄音室的門。」撞了個口子呢你看,他晃晃自己的劉海。

  「我想那門大概壞了吧。」閔玧其看著金南俊額頭上那紅色的傷口。

  「沒呢哥別鬧我。」金南俊回了一句後,唯唯諾諾的說那門大概就是凹了而已。

  「還痛嗎?」閔玧其本來想伸手替他撩起瀏海看看的,誰知金南俊牽著他的手牽的緊。「我要幫你看傷口你還不給大爺放手。」

  「不痛的沒關係。」又是個酒窩大笑容,金南俊笑的眼睛都瞇起來了。「哥關心我就不痛了。」他看到閔玧其的耳尖又更紅了點,金南俊心滿意足,我們去拿哥的手機吧。他說。

  金南俊牽著閔玧其的手,那雙已經不這麼冷的手,那雙輕輕回握的自己的手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想成為防彈的西裝褲

防彈的西裝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芝麻
  • 西裝褲好久不見嗚嗚嗚(?
    南糖真的是靈魂伴侶啊,超愛他們的互動♥
    然後鬧脾氣的閔糖糖最可愛了啊(萌哭qwqq
  • 嚶嚶嚶好久不見啊 最近過的都好吧
    我看了這周的跑彈覺得南糖根本默契一百啊
    鬧脾氣的糖糖其實是塊甜滋滋的軟糖哈哈

    防彈的西裝褲 於 2018/02/01 09:27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嗚嗚嗚南糖萬歲啊
  • 南糖大旗揮起來哦各位

    防彈的西裝褲 於 2018/02/01 09:28 回覆

  • 糯米
  • 姐姐真的好久不見嗚嗚嗚(抱
    真的不得不說閔糖也是位偶爾粗枝大葉的小孩粗心的可愛ㅋㅋ
    不是我在說南糖也是值得嗑的糖吶(大愛心
  • 花花
  • 我喜歡!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