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家cp自己扛──生病

  身為隊長,金南俊一直對防彈少年團彼此之間堅韌的感情引以為傲,沒有什麼困難可以絆住他們。

  但也許是他們感情太好,口水互相吃來吃去的後果就是七人裡面有三人中了流感。

  為了妥善照顧,他們決定調整了房間和室友。

  「咳咳咳咳──」閔玧其被鄭號錫攙扶起來順氣,這個夜晚不曉得已經發生過幾次了。

  看著因為生病使臉紅撲撲的閔玧其,鄭號錫收起了他平時玩鬧的模樣,「哥你該吃藥了。」

  「不吃。」

  「怎麼能不吃?」提高音調,鄭號錫看著二哥把自己整個人裹在棉被裡不出來,只好伸手拉拉被子。

  哥,至少把臉露出來,不要悶壞了。

  「不想吃。」被掀開棉被的閔玧其臉紅紅的嘟著嘴。

  鄭號錫差點把持不住自己。

  噢,玧其哥實在……實在……

  「吃藥。」故作鎮定的皺起眉,鄭號錫倒出幾粒藥丸:「不吃藥病就不會好。」

  「病沒好你就會一直照顧我、一直替我擔心。」或許是病的昏沉,閔玧其沒有發現自己脫口而出的話是多麼地讓鄭號錫瘋狂。

  要不是閔玧其正病著,鄭號錫一定會尖叫又跳舞的抱著自家二哥。雖然因為閔玧其的話而開心,但他還是希望哥哥可以趕快好起來。

  「我一直都很擔心哥啊。」伸手撥撥閔玧其的頭髮,鄭號錫看著那著平常充滿swag的臉,「擔心你晚睡、擔心你明明很累卻又不說、擔心你忘記吃飯、擔心……」他放低自己的聲音:「擔心哥忘記我永遠都會陪在你身邊。」

  我們可是花開,永遠的花開。

  閔玧其微微睜開眼睛,眼神迷濛:「可我還是不想吃藥。」

  「你不能不吃藥。」鄭號錫覺得自己真的是耐心無極限,「你不想吃還是得吃下去。」

  「不要!」閔玧其撒嬌似的拒絕。

  「……」剛剛那句不要讓鄭號錫都快控制不住自己了,玧其哥其實你是吃可愛長大的對吧,平常swag爆棚,生病的時候就變成可愛爆棚。

  「不要吃藥不要吃藥──啊!」閔玧其的下巴被鄭號錫捏住,下意識的就張開,後者眼明手快的就把藥塞進他嘴巴。

  「喝水。」鬆開哥哥的下顎,鄭號錫遞上水杯,看著對方默默接過,像孩子一樣因為吃藥而皺眉的表情。

  「哥,你以後生病一定都會乖乖吃藥的。」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因為我都會在你身邊。」鄭號錫輕拉著閔玧其的手。

  「好幸福哦我也要~」突然一個聲音輕飄飄地飛來。

  「金泰亨你走開。」鄭號錫盯著闖進房間的不速之客,「柾國還好嗎?燒退了嗎?」

  除了花開雙人組之外,另外兩房是分別是忙內三人組和南碩夫夫,鄭號錫兩邊都去關心過了,其實讓金泰亨和朴智旻照顧田柾國他不會太擔心,他比較擔心被金南俊照顧的碩珍哥。

  「溫度退了一點。」拿了幾顆枕頭,金泰亨順便來探望玧其哥,「智旻老是阻止我跟柾國比腕力。」

  「智旻是對的。」鄭號錫看著安穩睡著的閔玧其,「你們還是要注意身體,不要也生病了。」

  「是的,哥。」金泰亨安安靜靜的關上門,抱著兩顆枕頭往房間跑去。

  柾國啊~哥來了~~

  「我拿枕頭來了。」金泰亨抱著兩顆枕頭進房。

  「還冷嗎?」幫對方把被子壓好,朴智旻心疼的看著忙內因為生病而冒冷汗,「想吃什麼都和哥說,哥全都給你買。」

  金泰亨一邊忙著幫田柾國墊枕頭,一邊不忘問著要不要比腕力。

  「別鬧。」朴智旻打了一下自家親故的屁股,「哪有這樣欺負病人的。」

  「問一下而已嘛。」金泰亨把田柾國額頭上的汗水擦乾。

  「想吃粥……」田柾國靠著金泰亨微微地說了一句。

  「粥嗎?」聽到弟弟終於有食慾了,朴智旻眼淚都要掉出來,「我去買!馬上幫你買。泰亨啊你要照顧好柾國啊!」說完三步併作兩步地往外頭衝去。

  「沒問題。」看著朴智旻跑走的背影,金泰亨坐到弟弟床邊:「柾國啊,要不要比腕力?」

  「不要。」

  「來一局就好~」

  「不要。」

  「哥跟你保證只玩一局。」

  「不要。」

  「拜託嘛──唉呀!」金泰亨猛地就被壓在床上,原本躺在床上的田柾國俯身看著金泰亨。

  「哥,就算我是病人我還是會贏你的。」田柾國半張著眼睛。

  「怎、怎麼可能……」看著忙內放大的臉,金泰亨舌頭打結。

  田柾國淡淡勾起笑容,把金泰亨弄得臉紅心跳的。

  他不得不承認這弟弟生的真好。

  好的有點過分,啊現在讓哥哥心動是怎樣!

  「哥你幹嘛臉紅?」挑眉,田柾國就算生病還是很會撩,「你又沒生病。」

  「我哪有臉紅。」金泰亨撇撇嘴。

  「有,你有。」

  「才沒有。」他嘴硬。

  「哥真是個小孩子……」頭越垂越低,田柾國體力不支的頭一歪就倒在金泰亨肩窩。

  金泰亨試圖想爬起來,但忙內死死壓在他身上。

  「柾國啊。」金泰亨不敢對病人太粗魯,「柾國啊醒醒。」他推開也不是、搖也不是。

  啊現在還覺得臉熱辣辣的。

  「柾國啊~哥給你買好吃的粥回來了~」朴智旻氣喘吁吁的打開房門,看到的就是忙內把自家親故壓在床上的這幕。

  「啊智旻你別誤會……」金泰亨覺得自己好像被捉姦在床。

  「我、沒、有、誤、會。」緩緩地放下粥,朴智旻深呼吸。

  「有有有你誤會了。」金泰亨抖了兩下。

  「來柾國,幫你把枕頭墊高,哥餵你吃粥。」把金泰亨踢下床,朴智旻拖了一張椅子坐好。

  拿出熱騰騰的粥,朴智旻一小匙一小匙的吹涼,金泰亨心虛地站在一邊。

  「泰亨啊。」

  「啊?」

  「過來吃吧,回來的路上幫你買了漢堡呢。」天使雞降世。

  「南俊你乾脆叫號錫來照顧我好了。」金碩珍躺在床上覺得自己會先被金南俊弄死。

  「不行。」金南俊霸著位子不走,「號錫和玧其哥好的很,幹嘛去拆散他們。」

  「啊!那誰來救救我!」金碩珍哀號,「你來照顧我我只會越病越重。」

  「為什麼?!」金南俊傷心。

  「幫我倒水你燙到手、拆感冒藥的時候你被割傷、拿個枕頭也可以被上面的拉鍊弄破皮。」金碩珍搖頭。

  「受傷的是我又不是哥。」

  「可是我會擔心。」金碩珍碰了碰弟弟那隻被割傷的手,「你受傷的時候我會心疼,你沒受傷我會擔心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把自己弄傷。」

  「哥……」金南俊眼睛閃亮亮的除了感動之外還有滿滿的心動。

  「南俊啊,哥剛剛跟你說認真的。」那張帥氣的臉有些憔悴,金碩珍閉了閉眼,「所以換個人來照顧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──」

  「哥!別鬧。」金南俊趕緊幫哥哥拍背。

  「啊輕點。」金碩珍咳到臉都紅了。

  「這樣?」小心的收斂力道,金南俊努力想展現溫柔。

  「噢舒服多了。」金碩珍喝了些水之後才緩過來。

  「哥你要多休息,別再說些有的沒有的。」

  「呀我哪有說有的沒有的!」

  「安靜。」金南俊伸出食指放在金碩珍唇上,「我要用隊長的身分逼你就犯。」

  「不要!」

  「我就是要!」

  「咳咳咳咳啊就叫你輕點!」

  「這樣呢?」

  「輕點啊金南俊你是故意的!」

  本來要來關心碩珍哥的金泰亨,安靜的伏在門外偷聽,聽得臉紅心跳亂亂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防彈的西裝褲 的頭像
防彈的西裝褲

想成為防彈的西裝褲

防彈的西裝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